梦都棋牌网

  首届中国围棋天元赛预选赛决战。李小强和刘大锤争夺一个四强的名额。
  
  比赛正在如火如荼的进行。现在已经是比赛当天下午的两点,下午已经开赛了1个小时。不过由于双方的谨慎,落子并不多,比赛还没有到关键处。
  
  比赛在中ri友好围棋会馆内举行,在当年也算是相当不错的一个对局场所。这个年代的围棋比赛不多,到了下午,一大帮国家围棋队的成员大多汇聚在这里观战。
  
  马小飞眼疾手快,抢到一个沙发,惬意得往后面一靠,显得心情不错,开始大声嚷嚷:
  
  “坐庄坐庄,现在我坐庄,你们现在可以开始下注。来来来,看好小强的到这边来,看好那头蛮牛的过那边去。”
  
  在一般的情况下,马小飞都有点特立独行。不过有一个例外,那就是和刘大锤有关的事。
  
  在国内,马小飞已经是二号人物。他当然是以聂旋风为目标,不过两人的年龄毕竟相差一轮。平时除了围棋,也没有什么共同语言。在同龄人中呢,马小飞已经是第1高手了,平时嘛那肯定是有点架子的。只有碰到刘大锤的时候话才多一点。
  
  说意气相投也好,说惺惺相惜也好。反正两人一见面就互掐,斗嘴那是家常便饭,相互以取笑,打击对方为乐。
  
  比如两人下棋,一般来说,下完棋后,赢棋的人会客气一点。会说一些:这盘我赢得很侥幸,如果你什么什么地方下对了,我就怎么怎么样之类的话。这样说一来是客气,二来也算是安慰安慰对手。
  
  他们两个不这样,棋要赢,复盘更不能输。
  
  “真是可惜了,本来我大好形势,今天又让你捡了一盘。。”
  
  “什么叫捡?这就叫实力懂吗?我那是故意漏个破绽,谁知道你这么久都没有长进呢?这样的棋你都赢不了,那下次。。。”
  
  反正大家听到这样的话,千万不要认为他们是在吵架,那是真正的惺惺相惜。
  
  今天有刘大锤的好戏看,马小飞当然不能放过。反正无论刘大锤赢还是输,马小飞是一定能够找到打击人家的机会。总之,李小强的表现越好,打击的力度就越大。因此,在这个时候,马小飞是坚定的小强粉。
  
  “站队,现在开始站队,先说好,今天不准做两面派,大家立场要坚定。钱大钱大,你先开始,你肯定要站过来,人家小强在帮你报仇呢,你做人不能忘恩负义。。”
  
  马小飞开始找同盟军,他知道在国家队里钱于平和李小强最熟悉。两人凑到一块就经常xing在那摆棋摆半天。
  
  钱于平果然乐呵呵的站过来,还装模作样的高举拳头:
  
  “小强帮我报仇,打倒刘大锤。”
  
  “哈哈哈。”
  
  大家乐不可支。
  
  马小飞也眉开眼笑:
  
  “现在是2比0,2比0,还有谁。。。。我说张璇,人家钱大是找人报仇,你怎么也跑这边来?”
  
  “哎呦,那天输给小强我难受死了。过了两天我一看,嗯?王老师也输了,当时我心里就好受多了。所以我当然站在小强一边啦,他赢得越多,帮我分担痛苦的人就越多嘛。”
  
  听到张璇的话,大家又是一阵哄笑。邵镇中八段和王群八段也嘻嘻哈哈的站过来。邵镇中八段说道:
  
  “对对对,我现在是坚决支持小强,支持到底,他能拿天元最好。呵呵,不瞒大家说,前两天我刚听到那个“出门撞奔驰”的笑话,当时恨不得找个地缝钻进去。现在好了,我现在巴不得人家小强拿冠军,他拿了冠军,我才是真正的出门撞奔驰。哈哈。”
  
  局面完全是一变倒。俞彬,江祝久和芮廼伟也站过这边来,他们的理由当然和钱于平一样,要李小强帮他们报仇。
  
  马小飞洋洋得意,在那摇头晃脑:
  
  “看看,大家看看,众叛亲离,那头蛮牛完全是众叛亲离。他就没有一个支持者吗?有谁站过那边去呢。”
  
  无论是什么游戏,只要是一边倒就不好玩。马小飞现在转过头来帮刘大锤吆喝。围棋队里当然有厚道人,曹大方就是个厚道人。他只是觉得一边倒不太好,于是迟迟疑疑的站到了另一边。
  
  马小飞看见有一个靶子再次来劲:
  
  “我说大方,平时大家都说你是个厚道人。你今天这样做有点不厚道吧,人家小强在队里训练时对你多尊重,一口一个老师多有礼貌,你怎么能站过那边去呢?”
  
  曹九段厚道是厚道,要斗嘴也没有怕过谁:
  
  “我说小妖,你不要不识好人心。我这里有一大半是为你站的知不知道。”
  
  “为我站?我会支持那个蛮牛?,你找个好一点的理由好不好。”
  
  “嘿嘿,我当然是为你站。人家小强那么厉害。如果他进了四强,我们几个都不会好过吧,我看啊,到时最难过的就是你。”
  
  “为什么是我?怎么不是你更难过。”
  
  “嘿嘿,老聂我们不去说他。我嘛总算和小强有点交情,说不定人家到时会对我客气一点。你想想你自己吧,你忘了上次还想暗算人家,可惜啊,学艺不精暗算不成。不成归不成,你们的梁子可是结下了,如果人家碰到你,说不定憋了股劲想着报仇呢?”
  
  大家想起李小强和罗神猪的那盘比赛,想起李小强的那把飞刀。
  
  先是哈哈大笑,接着是一阵
  
  阵沉默。房间里突然一下变得很静。也不知道是谁问了一句:
  
  “大家说,小强还能赢吗?”
  
  接着大家又是一阵沉默,大家都把目光投向马小飞,曹大方和钱于平三个人。他们三个,两位曾经指导过李小强。另外一个,在聂旋风不在时。大家自然而然的把马小飞当成头羊。
  
  钱于平最先开口,他的话永远只和围棋有关:
  
  “小强又涨棋了,他这次一过来我就知道。”
  
  然后再没有多一个字。
  
  曹大方也接着说道:
  
  “反正小强在国家队训练了那段时间后,我就没有把小强当个孩子看待。不过他进步速度之快还是让我吃惊。”
  
  这句话引起大家一致共鸣,大家开始一致打击马小飞:
  
  “我说小妖,你和人家小强比起来,你就是个小妖怪。人家那才是妖怪大王,他这次回地方去才4个月不到啊。也没有下什么紧棋,怎么水平可能进步那么快呢?小妖,你帮我们分析分析,他是怎么做到的。”
  
  马小飞少有的严肃,认真的想了想。大家都看着马小飞,马小飞很快就恢复了那个吊儿郎当的模样,不过说话的态度却意外的坚决:
  
  “嘿嘿,小强怎么练的我不知道。反正以后碰到他我还是有办法的。”
  
  “什么办法?”
  
  “我会在心里拔高两个档次对付他。大家认为他是五段,我就当他是七段,大家认为他是七段,我就当他是九段。这样就不会吃亏”
  
  突然有人冒出一句:
  
  “如果大家当他是九段呢?”
  
  马小飞不慌不忙:
  
  “嘿嘿,那我就退休,回家抱孩子去。”
  
  “哈哈哈”
  
  房间里的气氛再次轻松。曹大方突然发问:
  
  “对了,老聂怎么还没有来,下午四点他不是要和张璇去那边挂盘解说吗?”
  
  张璇一吐舌头:
  
  “你们说,聂老到时会不会骂我,怪我们这些国家队的不争气。”
  
  这个时候聂旋风还有一个身份,就是国家队的总教练。按当时的官方身份来说,国家队成员都算是他的弟子。
  
  这个时候有人冒出一句:
  
  “你们说,如果让聂老师来站队,他会站到哪一边呢?”
  
  “哈哈哈”
  
  说曹cāo曹cāo就到。聂旋风特有的大嗓门出现在门口:
  
  “大家都在啊。张璇,走走走,到那边挂盘解说去。走走走,一起去。都去学习学习人家小强怎么下,你们这些不争气的。再不用功我的老脸都被你们丢尽了。人家会说国家围棋队怎么有个这么烂的总教练。再这样下去都要开除,我也要开除。国家队就留人家小强一个人。。。”
返回顶部 新浪微博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