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 from 银星围棋

黑嘉嘉就像一只精灵,从遥远的海边飞来

日本又评千年美女!台湾围棋第一美女走红日本,成鞠婧祎第二人


  记者谢锐平江报道 “俊眼修眉,顾盼神飞,文彩精华,见之忘俗。”用此来形容黑嘉嘉,一点都不过分。混血儿的她如今越发具备东方美女特征,一方水土一方人,现在长期生活在台湾的她,西方人的外表特征越来越少,与她姐姐黑萱萱站在一起,明显就能看出两人的东西方特征来。


  2016年与种子音乐签约后,黑嘉嘉正式跨界进军演艺、时尚界,两年下来,除了染头发之外,其他不见任何改变,仍是那个“笑语盈盈暗香去”的淑女棋手,说话生怕吵着别人似的,依然一口软语。周敦颐之《爱莲说》:“莲之出淤泥而不染,濯清涟而不妖,中通外直,不蔓不枝,香远益清,亭亭净植。”与黑嘉嘉十分地贴切。


  黑嘉嘉凡事不与人争,总是开开心心地笑,与姐姐黑萱萱一起,两人一直笑个不停。她曾经跑到澳门玩蹦极,喜欢那种从高空高速直冲下坠的刺激。她的外表无论如何像东方美女,但其性格却是典型的西方女孩类型,何为东西合璧,她肯定是一个。


  对围棋,黑嘉嘉有着与生俱来的痴迷。她与围棋的结识,本来就是一个金风玉露一相逢的美好邂逅,和姐姐同去学棋,她第一次接触即注定一辈子不舍,而姐姐却兴趣全无。后来她去美国读书生活,但魂牵梦绕的还是围棋。一个在大洋彼岸生活的混血儿,各科成绩都是A+,但其人生最终选择的却是职业棋手,这是怎样的几率?这样的几率与当年一个少年凭借父亲从日本带回来的几本棋书、自学成长为中国第一高手相当,那位少年是后来横行天下的吴清源。


  对胜负从来都是超然物外的淡然,早年她妈妈带着她从美国飞到武汉学棋,后来参加定段赛,看到别的孩子小小年纪深受胜负桎梏,每逢大赛,父母一遍遍叮咛,在赛场外百般揪心的一幕幕,她们母子俩就像是天外来仙一般,对此一脸愕然。黑嘉嘉出了赛场,很少谈及胜负,她妈妈甚至连女儿的输赢都搞不清。这颇像吴清源夫人和子说的那般:“每次先生从十番棋赛场回家,从不提及胜负,脸上也没有任何表情,根本看不出输赢。”


  按说没有一颗强烈的胜负心,不曾经受赵治勋九段少年时即深深体会到的“输棋即世界末日”的刻骨铭心感受,又如何立鸿鹄之志,行悬梁刺股之所为?也许这就是俗人与“人神之间”的相异之处。5月天台山世界女子围棋团体赛,黑嘉嘉优势下惜败于韩国崔精后,研究室里观战者们都为之心疼,唯有她自己出了研究室,依旧笑吟吟,春风拂面,走起路来照样脚底生风。


  她的确是棋界罕见的天才,却因为没有经历过生死关一般的道场淬炼,所以她现在常常要为最初的阙如付出代价。常昊九段说她“遇强则强,遇弱则弱”,前一句道出了她的天赋棋才,后一句则替她说出了做职业的无奈,再聪慧的人,再通透的心,也总是要一步一步地熬出来的,天底下哪有捷径可走。


  黑嘉嘉说她任何时候都没放弃过对围棋的努力,即使跨界娱乐圈,每天都会保持三四个小时的训练时间,赶路途中,亦用手机研究棋局。5月31日这天,她本赛季女子围甲联赛首次出战,对手是此前两连胜的蔡碧涵三段。黑嘉嘉以她明快、简洁的着法在大局上领跑,取得优势后快速定型,直至终局,大胜10目半。


  灵性通透如黑嘉嘉,处处与人着想。5月30日晚航班晚点,大雨中她从长沙赶往平江,到了后即拎着行李箱直奔女子围甲联赛平江站开幕式现场。到了后她又有些踌躇:我穿得这么随意,现在进去是不是不太礼貌?我能找个地方换一件衣服吗?




黑嘉嘉

热点追踪

View All NEWS and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