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 from 银星围棋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导语:电影《鸿门宴》里范增与张良对弈盲棋的场面曾引起广大棋迷的热议:范、张两大军师的记忆力真的如此强大,能做到同时下5盘盲棋吗?魏晋以前的棋局是纵横17路,结果《鸿门宴》用的是后来才有的19路棋盘。中国古代围棋实行座子制,即先在棋盘的对角星位放上两黑、两白4颗棋子,以限制先行一方的优势,结果两人落子前棋盘上却空空如也。还有,无气状态的棋子需要提出盘外,可对弈中有些棋子明明都没气了,居然还留在棋盘上。不过导演也说了:“ 如果抱着看历史纠错的心态去看电影就没意思了。电影是要讲究画面和声效的。”虽然不必苛责电影的细节失误,但有一个事实不得不承认:国人对历史悠久的围棋已经知之甚少,甚至连“平、上、去、人”这些基本术语都听不明白了。要是您问:围棋技术哪朝强?又是什么时候衰落的?答案都得到清朝来找。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没有施襄夏,范西屏便独孤求败


  围棋是一种策略性的两人游戏,双方在棋盘网格的交叉点上交替放置黑子和白子,围地吃子,以所围“地”的大小决定胜负,有“弈”“手谈” 多种叫法,属于琴棋书画“四艺”之一,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棋盘游戏。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如果说围棋是一款旨在益智的游戏,那么它得到高智商人群的垂青、并且培养出一大批天才也就在情理之中了。围棋界在历朝历代高手辈出,但在康乾盛世达到最高峰,其中最出名的便是大家公认的围棋十大家了:过百龄、周览予、黄龙士、徐星友、汪汉年、周东侯、程兰如、范西屏、施襄夏、梁魏今,其中,范西屏和施襄夏都是少年成名的围棋天才,两人年龄相仿,都出自浙江海宁,人称“海昌二妙”。


  范西屏的父亲喜欢以下围棋来赌博,可惜技不如人,下到快要倾家荡产的地步都不觉得尽兴。老爹带孩子时,往往把他往棋盘旁边扔,就专心和人对弈去了,所以范西屏从小耳濡目染,时间长了便在一旁指手画脚了。父亲见自己对围棋的痴迷竟然遗传给了儿子,非常欣慰,又唯恐他像自己一样棋艺不精,于是带他拜了乡里的高手郭唐镇和张良臣为师。很快,两位老师的棋力都不及弟子了,经常在对弈中落败。范西屏又拜山阴县著名棋手俞长侯为师,3年后和师傅手谈10局,结果老师完全招架不住学生的凌厉攻势。16岁时跟随俞长侯外出挑战各路高手,战无不胜,就连梁魏今、程兰如、韩学之、黄及侣这样的名家都纷纷败北。于是范西屏称霸棋坛,成为闻名天下的国手。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当时上海最顶尖的棋手是倪克让和富加录。倪克让不屑和人对弈,觉得结局总是自己赢没意思,富加录则靠着一技之长在豫园设立擂台接受四方棋手挑战,下棋赌钱。有一次范西屏到了上海豫园,看见有人下棋便停下来旁观。看了一眼就知道挑战一方会输, 忍不住出声指点了一句,结果那人很不高兴:“ 观棋不语真君子,何况这是在赌博,旁观者不能多嘴,要是我按你说的下输了,输钱的又不是你。你要是自以为高明,不如游戏自己上来一决胜负嘛。”范西屏笑了笑,取出一大锭银子: “这就是玩我的赌注。”在场的人看到这么多钱都很眼红,争着要和他对弈。范清西屏说:“我下棋从来不怕别人出声指点,你们可以合力把我打败。”结果棋没下到一半,输赢便见分晓了。


  有人赶紧搬救兵,把赌场上的“常胜将军”富加录请来。范西屏才下了一局,就吃准了富加录的水平,第二局先让对方三子,还是很轻松地赢了。大家傻了眼,又把上海最有名的棋手之一倪克让请出了山。倪克让一见对面的人,二话不说伸手弄乱棋盘,然后告诉众人:“你们哪里会是他的对手!”当时棋力能与范西屏不相上下的,只有他的同乡施襄夏,施襄夏也出生在浙江海宁,但出身书香门第,从小接受过系统的棋、琴训练。后来他和范西屏都拜了俞长侯为师,同门师兄弟常在一起下棋。后来两人相继出名,从此各奔前程,长时间没有相聚。直到乾隆四年( 1739),31岁的范西屏与30岁的施襄夏在浙江当湖重逢,两人对弈13局,旗鼓相当,互有胜负,这是当世两大高手留下的唯一对局记录,被称为“当湖十局”。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范西屏晚年客居扬州,学生下文恒带来施襄夏的新著《弈理指归》向他请教。这本书启发了范西屏,他结合自己的心得闸述了对于围棋的独特见解,最终写成两谷本的棋谱——《桃花泉弈谱》,这是中国历史上最有影响力的古谱之一,200年来有无数棋手从中受益。可以说,范西屏和施襄夏是围棋史上两座并立的高峰,代表了清朝甚至整个中国古代围棋的最高水平。


  围棋就像过山车: 从高峰到谷底


  说到范西屏晚年居住的扬州,这座城市和围棋的繁荣、衰落都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李斗在《扬州画舫录》中多次提到,周东侯、周览予、黄龙士、范西屏、施襄夏一批围棋国手曾经会聚扬州的“弈乐园”,可能就在红园的“卷石洞天”附近,除了这个相对固定的活动场所之外,他们还在茶馆、园林、会馆甚至泛舟瘦西湖上对弈切磋。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扬州画舫录


  扬州成为清代围棋活动的中心,不是偶然的,这主要得益于经济的鼎盛。扬州位于长江、运河交汇处,地处南北交通要冲,号称“运河之都”,两淮一带拥有全国最大的晒盐场,盐税收人几乎占到全国税收的1/4,各地盐商长期聚集于此,两淮盐运使司的衙门也设在这里。“腰缠十万贯, 骑鹤下扬州”——风光旖旎、经济繁荣,使扬州成为康乾时代人们最向往的地方。一掷千金的巨富为了提高社会地位,往往附庸风雅,热衷于出资举办各种围棋擂台赛,频繁的对弃切磋是围棋总体水平不断上升的重要保障。


  但随着西方在中国的土地上开始修建铁路、在沿海通过大型货轮兴办海运业,古老而低效的漕运日益衰落,扬州也因为失去往日的经济地位而逐渐褪去繁华。所谓“国运兴则棋运兴,国运衰则棋运衰”,如果已经到了国破家亡、民不聊生的地步,又怎么会有人顾得上下棋消遣呢?以国泰民安、经济繁荣为根基的围棋群众基础迅速缩小,训练和交流活动也大幅度减少,水平的退化就成了必然。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清朝最后两位顶级棋手是陈子仙和周小松。陈子仙和范西屏很相似,也是因为幼年时受到父亲下棋的熏陶,然后拜国手董六泉为师,12岁就成了当地的常胜将军,被认为是有史以来最年少的一位国手。周小松也是拜董六泉为师,20岁出头名扬天下,称霸棋坛达半个世纪之久,当时只有陈子仙的棋力和他不相上下。


  周小松为人正直,每次与人下棋都尽其所能,不会刻意隐藏实力。据说两江总督曾国藩曾请他到府上对弈,周小松让了对方9子,然后把他的棋分割成9块,每块都只能苟延残喘。曾国藩很生气,觉得这家伙丝毫不会因为自己贵为总督而手下留情,于是下令把他赶出了大门。光绪十三年(1887),年近七十的周小松第三次来到京城,和刘云峰等高手对弈于肃王府,结果还是没人能赢得了他可见晚辈中已经很少再有天才涌现出来了。


清朝历史之围棋篇:盛也清朝,衰也清朝,借问天才何处有


  随着中国围棋的衰落,日本的围棋迅速发展并将其传播到西方。当时欧洲人误以为围棋是日本发明的,后来才逐渐知道源于中国。今天围棋在西方叫作“go”,其实也是来自日语中“棋”的发音。




围棋入门教程 学围棋的好处和坏处 怎么下围棋 围棋规则 围棋征吃

热点追踪

View All NEWS and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