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 from 银星围棋

“围棋高考”定段人物志:“九连胜状元”吴昊的职业之路

“围棋高考”定段人物志:“九连胜状元”吴昊的职业之路


少年吴昊上演棋幻漂流


  业6九连胜提前4轮定段成功


  在围棋界,从业余棋手到职业棋手,虽然名称上只有两个字的差别,但是要跨出这一步,却需要花费许多年的努力,期间经过层层筛选、经历无数次失败的打击,很多人最终也没能迈进职业的门槛。有着“围棋高考”之称的全国围棋定段赛,就是业余棋手实现“鲤鱼跳龙门”的地方。自从2002年毛睿龙成为职业棋手后,青岛再没出过职业棋手。直到在无锡举行的2014全国围棋定段赛上传来喜讯,18岁的青岛棋手吴昊业余6段以9轮全胜的成绩提前四轮定为职业初段,成为继于恪强、谢赫、毛睿龙之后青岛籍的第四位职业棋手。“我之前一直在忙活着高考的事情,这次参赛就是抱着去玩的心态。”对于以围棋特长生被上海外国语大学录取的吴昊来说,从之前背着沉重压力的屡战屡败,到现在学会放下的“无心插柳”,这位青岛少年收获了“万万没想到”的意外之喜。


“围棋高考”定段人物志:“九连胜状元”吴昊的职业之路


山东第十二届围棋棋王赛 吴昊加冕棋王


  一场棋遇:抱着全输的心 最早提前定段


  一年一度的全国围棋定段赛被称为“围棋高考”,实际上,从“录取率”来看,它比高考更残酷。2014全国围棋定段赛男子组有400多名棋手参加,参赛的最低门槛是业余5段,而最终只有20名男棋手和5名女棋手能够抢到“职业”的入场券。在预赛阶段,400名棋手被分成两组,每组200人的前50名进入本赛;而到了本赛阶段,从预赛中脱颖而出的100人,再加上去年的前50名中被淘汰的30人,集合总共130名高手,展开十三轮较量,其中成绩最好的前20名晋升职业棋手。


  当其他小伙伴还在黑白世界中厮杀的时候,青岛小将吴昊已经开心地乘上了回青的大巴。定段赛规程规定,前十轮能赢九轮,后三轮即可不下。吴昊则更进一步,前九轮都赢了后四轮就全都不用下了,提前三天携不败战绩归来。


  “我这次可以成为职业棋手,确实是意料之外,谁都没有想到,包括青岛的所有老师。”前日,在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里,吴昊一边浏览着网上关于定段赛的新闻,一边笑着告诉记者,去无锡参赛之前,他还跟别人开玩笑说,自己这么多年没有经过系统训练,也有好几年没有参加定段赛,这回能进本赛就很不错了,因此他在预订酒店时,只订到了“估计连输六盘棋被淘汰”的日子。但计划赶不上变化,随着比赛的进行,吴昊一路高奏凯歌,也天天接到老师鼓励自己“一定要把握住机会”的电话、短信和微信,“我一直跟老师说,你不要抱太大希望,我后面肯定全输了。没想到,抱着这样的心态去下棋,反而取得了突破。”


“围棋高考”定段人物志:“九连胜状元”吴昊的职业之路


一路棋迹:经历过的失败 比成功多得多


  参加定段赛的棋手,规定年龄在25岁以下。“在这些选手里面,我属于老同志了。”18岁的吴昊有着围棋少年沉稳内敛的性格,也会不时展现幽默“自黑”的一面。按照他的说法,这次参赛前“根本没有想过能升职业”。因为根据一般的经验,6年前离开围棋道场回到青岛上学的吴昊,就等于放弃了这条路,很少有这样回来上学后还能成为职业棋手的少年。


  吴昊5岁时进入围棋这个充满了魅力的黑白世界。他的学棋之路是从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开始的。在俱乐部里,他先后师从赵庭、张国柱、王修桥等老师,棋力进步很快,成为大家共认的“好苗子”。后又进入由于恪强6段任主教练的“集训队”,进行更集中和系统地训练,在于老师和缪长天5段等的精心培育下,8岁多的吴昊即成为业余5段,并在省市少年围棋赛中屡获佳绩。


  2005年,因为在本地已经没有太多的少年对手,9岁的吴昊走上了全国各地“围棋苗子”再成长的必经之路——去北京、天津的围棋道场深造。先是在马晓春围棋道场学习了近半年后,吴昊又去了天津的陈瑞围棋道场。在前后三年半的时间里,提前过上住宿制生活的吴昊天天从早到晚的训练,小小年纪实属不易。每次妈妈来看他,走的时候“我都会哭得稀里哗啦”。


  比在外学棋更难熬的,是一次次比赛失利时的挫折感。每年定段赛,吴昊都会碰到很多在同一个道场学习的队友。“可能平时在道场的时候你赢他们很容易,但真厮杀起来,比赛的压力太大了,导致各种发挥失常。面对被淘汰的结局,真的很难受;一年又一年铩羽而归,真的很残酷。”现在回想起当年,一副“过来人”口气的吴昊,当初也是一个泪洒赛场的小男孩。2014年是他第七次参加定段赛,他笑言,“前六次都是哭着回来的,只有今年是笑着回来的。我经历过的失败比成功多太多了。”


“围棋高考”定段人物志:“九连胜状元”吴昊的职业之路


青岛晚报围棋俱乐部8月份月赛(第6期)


  前3名获奖选手(从左至右依次为:洪洋、吴昊、卞疆)


  一番棋想:把下棋当乐趣 境界更加豁达


  “我主要是心态好才下得好。参加这次比赛的孩子基本都是在道场学了很多年,很多人放弃了学业,专门走这条路,压力也比较大。”从小下棋,让吴昊培养出“分析帝”般的缜密思维能力;而从初中就开始教俱乐部里比他小的孩子下棋,则让他锻炼出了好口才。吴昊说,自己之前连续3年没有参加定段赛,这次突然参加,是因为考完大学后没有什么负担了,想放松放松,这次他和妈妈在无锡可以说玩了一圈。每天晚上,其他棋童聚在一起研究棋谱,他和妈妈则是去吃饭、去玩。比赛期间,两人去了太湖、灵山大佛、水浒城等景点。“玩够了就回来下棋,玩得很累,但棋下得很轻松。把下棋当作一种乐趣的话,往往会发挥出更好的水平。”


  吴昊告诉记者,6年前离开道场,对他是一个很重要也很艰难的决定,他刚回来上初中的时候学习比较差,因为小学四、五、六年级的功课等于没学。但比同学“经历更多”的他,慢慢地追了上来,初中毕业后考入青岛二中。吴昊表示,从小学围棋对自己的文化课学习有促进作用,反过来,在上学期间,自己的棋力也涨了,还在2010年升上了业余6段,2012年和2014年两获山东省棋王。“围棋最有魅力的地方,在于高手是有一种境界的,但这种境界不是每天训练出来的,而是往往当你眼界宽广了、见识多了,你的棋就自然而然变得更豁达、更开放。”


  跨越了从业余到职业的这道“天堑”后,吴昊完成了“每一个学棋孩子的梦想”,但这个理性的少年并不打算更改自己的人生规划:“今后还是以学业为主,职业棋手对我来说,意味着我将来在社会竞争中,可能会多了一种武器,让我越走越远。”




柯洁 春兰杯 应氏杯 NEC杯 LG杯 农心杯 丰田杯 业余围棋赛 三星杯 围棋道场

热点追踪

View All NEWS and ev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