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llect from 银星围棋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围棋在信息化时代被树立了人类智能领域至高无上的王者形象,小小棋枰之中既显科学竞技,又得审美欣赏,更寄托了中国道家哲学的不可承受之轻,集哲学、科学、艺术于一身,真正实现了海德格尔所说“诗意的栖居”。真正的围棋绝非仅是游戏和竞技,它实质上是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即人的精神家园的自我实现和自我超越。围棋以自己超越性的生命活动帮助关注于它的体道、悟道、得道者实现人生的自我超越,实现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但谷歌阿尔法围棋约战李世石并兵不血刃战而胜之,对围棋的境界定位造成了较大的影响。


  围棋已不是最科学,围棋的地基被撼动。阿尔法GO击败李世石后,围棋的高大上形象失色不少,围棋再也不被毫无疑义的置于人类智力象牙塔的顶端,那个种满鲜花的顶楼花园如今已是属于人工智能。早在20年前人工智能就打败了国际象棋、中国象棋,为了打败围棋人工智能研究了20年,已经够给围棋面子了。可在理性至上的当代,围棋从智能顶层抽身而退,那围棋的文化层次、文化地位,顿时成了一个亟须解决的问题。


  问题一,围棋高于日常生活还有多大意义?普罗大众关心的是人工智能可以打败麻将吗,可以打败马路杀手女司机吗,可以打败股票吗,那该拯救多少水深火热的赌民、路民和股民啊。打败围棋,似乎离日常生活太远。事实上谷歌也只需要打败围棋顶尖高手这一名号,连继续挑战世界围棋第一人柯洁都无多大兴趣,日常生活的商机才是最重要的。


  问题二,围棋还是美学吗?阿尔法围棋打败了人类,人类在智能层面大败退。但人类囧囧有此,我们人类不在乎输赢,要的是美学,输得惨烈,赢得漂亮,你狗狗不懂爱。有诗云:清明时节雨纷纷,路上行人欲断魂。如果是人工智能,清明节下雨又如何,独自一机又如何,我狗并不会感到孤单。可人就受不了了,独自异乡啊,寂寞孤单啊,作为一个寂寞中的独体,人是倍感凄凉的。阿尔法闻言哈哈,借问酒家何处有,来一斤酒二斤牛肉吧,它关心的只是,那东西不会短路吧。美学、艺术,是否只是人类作为一个缺陷体的遮掩罢了?当目睹“狗圣”毫无美感、毫无风险、毫无声色地击败李世石后,人类的审美优越感一下子丧失了。


  问题三,道还可道吗?仰观俯察,参赞化育,六合围棋通过小小棋枰形象化演绎道法。中国古代的超一流政治家,如尧、王安石、曾国藩、毛泽东,都对围棋有深刻领会,特别是毛泽东,他的论持久战、革命根据地等论述,都与围棋战略深深契合。我们之所以说吴清源是真正的棋圣,是他在晚年与道家哲学的深深契合。当代围棋离审美和哲思越来越远,是典型的唯胜负论。当每一个棋手都被狗圣甩开一条街的时候,我们和开挂了的日本围棋又有何区别,还不是50步笑一百步,其实恐怕中韩棋手也挡不住狗圣的50步!中韩棋手是否要回到日本的贵族围棋,抛开胜负,真正思考围棋的哲理意义?日本围棋是否才是真正的后现代围棋?当野蛮的工业把围棋变成冷冰冰的钢筋森林时,韩国流、中国流是否只是蛮族一再入侵中国古代汉族文明的棋盘化悲剧?


  围棋亟需回到本质,即围棋是人类境界之学。冯友兰先生曾把人类境界从低到高分为自然境界、功利境界、道德境界、天地境界四种,围棋也需要发挥它的最大功能,即助于实现人生境界的提升。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一、围棋的自然境界


  自然境界即人作为超越自然的存在而自觉地使用自然界满足自己生存的需要。表现在棋盘上就是你与围棋相遇了,相视一笑,嬉戏玩耍,直到天色已晚,方才分手归家,但也不去问问它的名和姓。嬉戏是动物的本能,小动物和小伙伴的嬉戏,纯真自然,嬉戏就是一切,嬉戏高于一切。在这种嬉戏中,它毫不费力地习得了生存本能和与同类沟通技巧。人类由于先天的未定性,需要专门的教育来传承文化,但在道家眼里,教育一定程度上以功利性遮掩了游戏性。当我们来到围棋培训机构时,会发现孩子们最大的欢乐往往并不在课堂之上,而是在课间的游戏之时,游戏=围棋,孩子们是围棋自然境界的最佳诠释者。对于不想走、走不了专业围棋乃至职业围棋的业余爱好者来说,爱好才是最重要的,爱好才是最高贵的,爱一个人、物,并不在于他给了你多少,你获得了多少。


  研究围棋受众,你会发现一个很有趣的问题。往往赞助比赛的围棋企业家人文综合素质较高,他们实际上并不通过围棋赚钱,只是为了印证、宣扬围棋的举重若轻。佛祖拈花而笑,棋者当拈子而笑,详和、宁静、安闲、美妙,纯净无染、淡然豁达、无欲无贪、无拘无束、坦然自得、不着形迹、超脱一切,大概就是道家所说的无为无不为吧。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二、围棋的功利境界


  功利境界即意识到人的主体地位而追求个人目标的实现。表现在棋盘上就是围棋也能赚钱了,围棋也能有不菲的收入,体面的地位,较高的荣誉。后擂台赛时代,围棋从东亚全民族整体素质的比拼义无反顾地迅速转型,一个猛子扎入金钱的深水之中,这确实有些让人始料未及。在这一过程中,日本围棋较多的保存了围棋的贵族本色,迅速在国际比赛中没落。韩国由于受众和经济总量偏少,也渐渐被中国赶上并超过。


  功利围棋的大行棋道,其实和快餐围棋、直播围棋、主场围棋、旅行围棋、宾馆围棋有很大关系。它冷冰冰地把日本围棋的尊老文化一脚踢开,把厚势围棋、转换围棋这种高级围棋拒于千里之外,它在不断罗列一个个新科冠军头衔的同时让人怅然若有所失。


  从围棋人才培养模式最能看出围棋的功利性。


  先是内弟子制。这种精英培养模式利于围棋文化的延续,但成才周期太长。关键还需要师母的默默牺牲,吴清源、藤泽秀行、木谷实等围棋教育家桃李满天下的背后,其实都有一个不为人知的师母。这在现代社会是不可思议的,中国棋手陈祖德、聂卫平、马晓春、刘小光等在婚姻上的挫折便印证了这一点。


  继而是国家队模式。属于国家的内弟子制,它最大问题是内在动力不够,容易外行领导内行,当国家把围棋的定位下调时,更有陷入非奥运项目的危险。韩流在上世纪九十年代肆虐之时,其实是中国围棋在为擂台赛买单,因为当时社会的关注重点是奥运会,围棋只是一个非奥运项目而已。


  再是当今盛行的围棋道场制。先是聂道场、马道场,再是葛道场,其实离道越来越远,越来越军事化。聂、马的棋手本色,使他们不肯以军事化手段来训练学生,因为一流的棋手总是认为围棋是创造性的、感悟性的。曾经有这样一个故事,聂卫平指导年少的陈耀烨,大局观一流的聂老并不能说服刚出茅庐的地沟流,陈耀烨并不以为然,引得聂老大怒。现代围棋已不再信仰聂、马那样的大气、妖气,而是冷冰冰的钢筋围棋、电梯围棋。这个例子恰恰说明了聂卫平对功利围棋的鄙视和超越。围棋道场这种培养模式虽然成材率高,但缺乏个性化,而且存在人性上的缺失。孩子七八岁就要背井离乡,生活在烦、累、畏之中,而且父母在经济上负担较重,有的父母甚至还要辞去公职陪读。


  我看到一个故事,说范廷钰,中国最年轻的世界冠军,当他入段后,父亲说我已无力再负担了,你去下下指导棋吧。看到这一幕,我不由唏嘘不已,我们或许会为范廷钰和他的父亲的励志故事而感动,可是范廷钰还会有多少动力在悟道之路上行走多远?中国的天才棋手周睿羊,为何对韩国一流棋手拼劲不足,被誉为中国的韩国棋手?中国棋手普遍存在患得患失的弱点,遇强不弱,遇弱不强,很可能和这种急功近利的培养模式有关。而古力在他父亲不幸去世后,棋艺反而大进,在境界上有了很大的提高。这都说明功夫在棋外,棋外,即高深的境界也。


  目前最值得关注的是杭州棋院围棋学校培养模式。它更加注重围棋的综合素质培养,融汇了内弟子制的温情,国家队制的荣光,道场制的科学,是围棋超越功利境界的极其有效的尝试。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三、围棋的道德境界


  即自觉到人作为类而存在,并努力使“我”融汇于“大我之中”。


  围棋是最高级的仿生学,与其他仿生学不同,围棋模仿的是人性。人作为动物界的一个特殊物种,既有与动物一样的自然属性,又有不同于动物的特殊属性,特别是道德属性。动物属性与非动物属性,兽性与神性,合起来才是完整的人性。围棋的死活和围空分别对应人的动物属性与道德属性。围棋是高级的人类仿生,对人类历史的发展具有前瞻性、指导性意义。


  不同的人性观指向不同的发展模式,而对人性的不正确认知导致历史的残缺和不完美:或者是要人变为神,如中世纪的欧洲,文化大革命,最极端是美国的颜色革命、亚洲再平衡——要每个人都变为神,以形而上的发展权取消形而下的人的生存权;或者是要人变为两脚动物,如当今的贪图物欲,拜金主义。


  (一)围棋与人性的同构


  围棋既有兽性:棋猴的传说,观看仙人对弈,天下无敌,却因贪恋放在棋盘上的桃子而落败被杀。围棋规则中的死活便是对兽性的模拟。气、眼、目、吃子等围棋术语,无不是对人类器官鼻子、眼睛、嘴巴的仿生。


  围棋也有神性:烂柯的传说,观看仙人对弈而忘却人间名利,但仍要回归人世,理性虽伟大仍无法解脱生死。围棋规则中的围空定胜负便是对神性的模拟,对兽性的超越。棋子为有,棋子之间的空间为无,有无相生,真无妙有,其实质是中国文化儒道相济的形象体现。


  (二)围棋对人性的改良


  1、围棋对人性改良的历史意义。


  中国象棋、国际象棋规则决定诸子为帅、后一子而活着,本身无生存意义,是血缘文化下的思维方式,显示个体在中央集权限制下的枯滞、呆板,没有反映人类的神性。围棋规定任何子都有生存的权力,是对血缘文化的扬弃,标志人类从血缘文化到地缘文化的巨大超越。围棋承认人的社会属性,单个棋子不具任何意义,不搞人头制。但围棋又对中央集权做出了必要的限制,两眼即可活棋,确保弱小社会、民族等共同体的活力。


  2、围棋对人性改良的具体手筋


  A、两眼可活棋,确保每个棋子都有生存权。指示人类不能以理性取代乃至抹灭动物属性。


  B、围空要以不能被对手打入并活棋为前提,要处理好眼空、实空与虚空的关系。指示人类要以动物属性为基础实现理性的超越性、创造性发展。


  C、从金角到银边到草肚皮再到一、二路收官。指示人类发展过程中存在不均衡性。


  D、弃子、劫争等转换技术。指示为了人类的整体发展个体要做出必要的牺牲。


  E、正视先发优势,以贴目消解先走一方的优势,暗示发达国家要主动承担历史责任。


论围棋对人生境界的自我提升


  四、围棋的天地境界


  即超越道德境界而自觉地达到人与自然的统一。判天地之美,析万物之理,天地有大美而不言,围棋有大美而不语。


  (一)围棋的立体化棋盘


  围棋棋盘其实是立体的,是一个类似于群山围绕着的大平原。


  角——高山:


  上古时期,人们广泛利用木器、石器耕作,高山河谷是天赐宝地。一是古代洪水滔天,四处泛滥,人们定居在高山河谷地带,这样夏秋洪水泛滥之时可以上山躲避并放牧,冬春枯水期可以利用肥沃的泥沙耕作。二是高山还是天然的城墙,可以有效抵御异族的入侵。


  棋盘的底线其实就是无缘无尽的高山,而星位上下正好对应两座大山夹峙的河谷,它是人类文明初始期得天独厚的战略发展地带,被称之为“金角”。现代人之所以读不懂《山海经》,其实是不懂上古的祁连山、六盘山、贺兰山一带,曾经是中国历史的政治、文明中心,是历史围棋盘上的“金角”。


  边——高山余脉:


  边单面靠山,因而战略地位稍差,被称之为“银边”。但宇宙流、中国流等快速机动的下法使得边的重要性大大增加,能够把两个金角连为一体的边,已不仅仅是银边了,而是手拥半壁江山。中国历史上有两个较为独特的“银边”:沿大巴山一线的四川,沿泰山一线的山东,这是中国历史上最容易产生割据政权的地方,但打通其任督二脉者则威力大增。古有秦国得巴蜀而霸天下,因为其联通了渭河平原、汉水谷地和成都平原这两角一边。隋唐之后中国封建王朝则靠山东的大运河把华北、吴越连为一体。


  在尧、舜、禹时期,由于长江、汉水、黄河上游生态日益破坏, “金角”已被破坏,丧失了农业发展的便利条件,只能用于高山游牧,“银边”的重要性便举足轻重起来。太行山—伏牛山—桐柏山—大别山一线,成了当时各部族争夺的焦点,山西南部环太行山一线更是当时的政治焦点,但由于“银边”没有“金角”稳固,可被打入的地方太多,战争十分惨烈。


  中腹——平原:


  棋局进入到序盘阶段,中腹的重要性便充分显现出来。下围棋有“高者在腹”之说,是否胸怀天下,不汲汲于一隅,往往是高手和低手的重要区分标志。


  上古之时,中原地势平坦,积水甚多,发展缓慢。但到了战国时期,生产力日益发达,铁器广泛利用,筑城技术高度发达,水利设施日益完备,中腹的威力开始显现出来。中原交通发达,辐辏四方,地势开阔,适宜修筑大型城市,边缘地带的诸国纷纷向中原发展。春秋晚期、战国初期,当时最大的国家晋国及其主要后继者魏国依靠太行山的地理优势,挺进中原,威震四方。试想,晋国如果不是三分为韩赵魏,应该是代替秦国一统天下,而中国历史也将被彻底改写,充满血腥的战国史估计将文明得多,中国也将安定的多。


  (二)围棋的天地演绎


  对围棋棋盘的立体化透视后,关于围棋起源的那个著名传说 “尧造围棋,以教丹朱”也就好解读了。尧并非如后人所想,是为了家教才发明了围棋,尧主要是想指出河谷文化的重要性,这是当时最佳的地缘政治。如果尧是为了一己家族的私心才发明围棋,那按照古人的看法,天不佑私,小肚鸡肠的围棋会演绎出如此的魅力?恐怕充其量又一军棋耳!围棋,当今智力游戏中唯一尚未被电脑彻底征服的“东方不败”,最古朴又最现代,最简单又最复杂,最整体又最局部,最公平又最规矩。可它竟然发明于尧舜这样一个三无时代:无确定的文字、无考古可证明的大型城址、无高级的青铜制品,确实是大道至简。


  作为当时部落联盟的酋长,尧心里挂念的是整个部落联盟的发展,只有如此才会把自己的两个女儿嫁给“德艺双馨”的舜,并最终禅让于舜。尧发明围棋,绝非为了教育儿子,其实是煞费苦心,想以棋盘这样一个直观的形式,教各部落如何谋生存,求发展。金角(高山河谷)银边(高山余脉)草肚皮(丘陵平原),尧正是以棋盘来隐喻部落发展的正确地缘:从角(高山河谷)到边(高山余脉)再到中腹(丘陵平原)。


  随着历史的发展,中腹的重要性日益显露出来。从战国起,角部主要为从事游牧的少数民族政权占据,它们与位于中腹从事农耕的中原汉族政权形成了长期对峙。一方面中原汉族政权文明发达,但缺乏征战力。另一方面北方少数民族政权虽往往凭借上十万精兵就可以扫荡黄河南北,但缺乏持久性。两相对比,当中原汉族政权还不具备强大的中腹治理能力时,金角的优越性总体胜出一筹。中国历史上大一统的政权秦、汉、唐、元、清,都是靠角起家搜刮中腹。而宋、明两个汉族政权,自始至终疲于边患。此时围棋原有的经天纬地、治国安邦的文化表达能力渐渐退化,围棋成为了士大夫附庸风雅的常用道具,与琴、书、画一起被列为四大艺术,从山林间的征战,转化为亭子里的笑谈。围棋从一个生产生活的技艺、军事战略的技艺退化成了纯艺术,曾经盛极一时的中国围棋也先后被日本围棋、韩国围棋超越。


  围棋的复兴,中华民族的复兴,非要从中腹作战能力的提高开始,这是中国这样一个大陆型国家的必然使命。下围棋的人都知道,中腹虽然不容易成空,但如果多围出了那么几目就是致命的。中原安,方有余力俯视四方,天下大治。


  中国共产党人不愧为数千年来中国最伟大的统治者,他们在中腹第一次围出了目:刘邓大军挺进中原,淮海战役、渡江战役大捷,大兴水利让黄泛区变成粮仓和工业基地。新中国对黄淮海平原的大力治理,彻底消除了水患的阴影,使中国第一次形成了实心结构,这是中国数千年之大成,它为中华民族的复兴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改革开放后,中国被纳入世界经济体系,不得不下一盘更大的棋,这时的中国成为了中腹,不得不面对国外金角的挑战。从座子围棋进化为天下围棋,使河流注入到大海,海纳百川,才是最高级的围棋,这是共产党人不得不下,必须下好的妙手。只有这样,中国才会第一次居于中腹的地位,四方来贺,而美国、日本、英国这些靠海盗起家的海洋国家,才会真正退居角落。


  中国要成为一个中腹国家,那就要有强大的作战能力,让出实地,凭借厚势,以理服人,以力屈人。如果作战能力不够,就会成为草肚皮,空有其表,杂草丛生。中国围棋等级分近期第一人柯洁一再强调自己很讲道理,棋迷引为笑谈,可着实错怪了柯洁,难道以战止战,不是最讲道理嘛?美国占据大角,还把夏威夷、关岛沿线一边收入囊中,气势汹汹。日本占据小角,还想顺势蔓延,把台湾、菲律宾、越南等地变为自己的银边。真是:两角夹一边,来者汹汹已不善;南海生死线,统一复兴岂是梦。这样海上丝绸之路就成了中国的生命线,此边归我还是归于美日,一进一出,其实相当于篮球中的4分。如果东海、南海也成为了美日的势力圈,则半个棋盘已不为我所有,败局已定,中华民族的复兴遥遥不可期矣!


  由此可见,围棋的天地境界并非只是某些棋手、棋者的个人境界,而是整个中华民族、人类文化的高级情怀。人类只有进化到天地境界,才会实现人类梦寐以求的和谐盛世、大同世界。




围棋

热点追踪

View All NEWS and event